浮世繪中的中國元素

  原標題:浮世繪中的中國元素

  菊川英山《萬事吉兆圖》與同題中國版畫

  李艷麗

  “日本美術這塊園地一直承接著源自中國的恩惠?!笨此奇i國時代下誕生的江戶文化,其繪畫主題與素材中大量借用了中國元素,通過書籍流通、僧人文人的交流、版畫年畫技術的學習,完成了模仿—消化—本土化的實踐。

  好像的和合神

  和合生萬福,日進太平錢,萬事吉兆圖。

  這兩幅非常相似的《萬事吉兆圖》,左邊的是江戶時代的浮世繪畫師菊川英山的浮世繪掛軸,右邊的是中國版畫。菊川英山(1787—1867)是菊川派之祖,以美人繪聞名。通過制作時期的考證,英山作品遲于中國版畫,因此很可能是模仿了中國。

  無獨有偶,比英山作品時期更早,更肖似于中國版畫的還有松平定信《萬事吉兆圖》。

  和合二仙身披銅錢花紋的衣服,腳踩珊瑚等珠寶,一人手持蓮花,一人手捧寶盒?!昂秃仙瘛币话惚灰暈樘拼呱脚c拾得,蘊含著百年好合、和氣生財等美好寓意,是中國繪畫中常用的畫題。不僅浮世繪中頻頻出現和合神,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還收藏了元代畫家因陀羅的禪畫、日本國寶《禪機圖斷簡寒山拾得圖》。

  浮世繪,是江戶時代流行的一種庶民繪畫,也是享受現世、肯定當下的一種庶民娛樂。有美人畫、風景畫、武者畫等多種類,具有色彩艷麗、光彩陸離的特點?!叭毡久佬g這塊園地一直承接著源自中國的恩惠?!保ㄞy惟雄語)看似鎖國時代下誕生的江戶文化,其繪畫主題與素材中大量借用了中國元素,通過書籍流通、僧人文人的交流、版畫年畫技術的學習,完成了模仿—消化—本土化的實踐。

  浮世繪中的中國畫題

  “畫題”即畫的題目,高度概括了圖畫內容及主旨。中國畫題的內容就是中國的歷史與文化。齋藤隆三《畫題辭典》 (博文館,1926)、金井紫云《東洋話題綜覽》(蕓艸堂,1981)、鈴木重三《畫題——說話·傳說·戲曲》(大修館,1943)等資料充分顯示了江戶時代日本繪畫中的中國畫題占有非常大的比例。

  在浮世繪中,常??吹剑ǚ寄甑模├畎?、子路、王昌齡、伍子胥、子房、嫦娥奔月、玉兔孫悟空、(國芳的)水滸傳百八人、(國貞的)漢楚軍談、(周延的)二十四孝、(改崎的)紅樓夢、王昭君等中國的文化人物;還有“見立”“風俗”“風流”等比擬的模式,比如中國傳說中的費長房是一個驅邪看病的仙人,但浮世繪可以變化出“風俗費長房仙女”等連性別都改了的和制畫題。

  著名的“瀟湘八景”原本指的是瀟湘一帶的八處佳勝,宋代沈括《夢溪筆談·書畫》中有描述,這是中國山水畫中的傳統畫題。而浮世繪,不僅有近江八景、金澤八景等自然風景,還有“風流化妝八景”“座敷八景”“閨中道具八景”等日常生活場景——改造得與“瀟湘”毫無關聯,可謂脫胎換骨。

  先行研究對日本繪畫中的中國畫題運用進行了詳盡考察(張小鋼《日本における中國畫題の研究》,勉誠出版,2015),歸納其主要有以下四種情況。一是將中國傳說改編成日本傳說,二是將幾個中國故事拼湊起來,用日本方式進行虛構,三是利用中國的繪本、畫譜、插圖的圖像重新構圖,四是日本畫師創作的中國畫題。

  第一種最典型的是白樂天與楊貴妃,比如《詩歌寫真鏡白樂天》《楊貴妃的古事》。宋代李昉《太平廣記》第四十八卷神仙類白樂天條有記載:

  唐會昌元年,李師稷中丞為浙東觀察使。有商客遭風飄蕩,不知所止,月余至一大山,……與語曰,……此蓬萊山也。既至,莫要看否。遣左右引于宮內游觀。至一院,扃鎖甚嚴,因窺之,……客問之,答曰,此是白樂天院,樂天在中國未來耳。乃潛記之,遂別之歸,旬日至越,具白廉使,李公盡錄以報白公。

  對此,白居易作詩《客有說》《答客說》以證虛傳。盡管如此,日本依舊煞有其事地流傳著白居易去日的故事,誕生了“白樂天與住吉明神的邂逅”的傳說。

  楊貴妃也是日本人很喜歡的對象,中國民間傳說楊貴妃在“馬嵬坡之變”中由替身受刑,本人則逃脫至日本。在日本,京都的泉涌寺內設置了楊貴妃觀音堂,供奉著等身大的雕像;山口縣、名古屋的神宮內都建有楊貴妃之墓,有多種在日傳說。

  第二種有事例《菊慈童》《枕慈童》《燕丹乘龜》,要辨認這些畫作的“底版”比較困難?!毒沾韧反蟾攀莾蓚€中國故事拼接起來的,一個是“彭祖”(《史記》卷一《五帝本紀》),還有一個是“菊水”(應劭《風俗通義》佚文)。諸如此類,連中國人自己都不知道的“中國故事”被畫在了浮世繪上。

  第三種比如《上利劍》《李夫人》《返魂香》《三酸圖》?!吧侠麆Α比∽园讼芍坏溺婋x權(王世貞《有象列仙全傳》,卷三“鐘離權”)的諧音。日本仙人上利劍,騎著寶劍踏海。鐘離權本是魏晉時期人物,中國民間及道教傳說中的神仙,原型為東漢大將。二者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度釄D》描繪了惠遠和尚、蘇東坡、黃庭堅三人品嘗桃花醋的畫面,意指儒道佛三教合一。

  第四種例如林守篤編《畫荃》(大坂,1721),中國的48人神仙中有12人由狩野派繪制。更甚者,盡管不是浮世繪, 《唐詩選畫本》(高井蘭山撰,小松原翠溪等畫,嵩山房,1788年起陸續刊行)398首詩的配圖中只有5首是中國繪畫,393首都是由江戶畫師繪制。

  中國畫題如何來到浮世繪中

  江戶鎖國并不意味著封閉孤立,長崎就是一個重要的對外窗口。日本學者大庭脩影印刊行的宮內廳書陵部所藏《舶載書目》(關西大學東西學術研究所,1972)為江戶時代日本商船從中國運至長崎的書籍目錄,自1694年至1754年約61年記錄,共40冊,58卷;漢籍共2490種,其中小說200種。

 ?。ㄒ唬├L畫相關書籍

  中國畫譜等美術書籍對日本給予了很大刺激,如《八種畫譜》(《集雅齋畫譜》)《圖繪宗彝》《芥子園畫傳》《十竹齋書畫譜》《歷代名公畫譜》等。特別是《芥子園畫傳》對《畫本通寶志》《畫本鶯宿梅》《明朝紫硯》等日本繪圖書產生了重要影響。除此之外,還有《三才圖會》《程氏墨苑》《梅花喜神譜》《海內奇觀》《名山圖》《山海經圖》等類書與畫譜也極為流行。

  《畫荃》有漢人物147張,中國仙人36張。其“凡例”列舉了明代王世貞《有象列仙全傳》為參考書;研究者小林宏光辨明了該書與明代洪應明《仙佛奇蹤》,以及與王圻、王思義《三才圖會》之間的關聯(小林宏光《『畫荃』巻四漢人物図像考》,實踐女子大學文學部《紀要》第32號,1989)。

  再如《蝦蟇仙人》,來源有二,一個是侯先生,另一個是劉海蟾。前者的來源是王世貞《有象列仙全傳》(卷七《侯先生》),后者的來源除了書籍以外,還有中國年畫。早在宋代就有《劉海戲蟾》的年畫,但是因為年畫屬于一年一棄之物,所以沒有實物留存佐證。

 ?。ǘ┥宋娜私涣?/p>

  《蝦蟇仙人圖》的作者宋紫石(1715—1786),本名楠本幸八郎,生于江戶,往長崎,從熊代熊斐學習。后又向清代畫家宋紫巖學畫,因此取畫名宋紫石。正是他將沈南蘋畫風傳入江戶,并帶動了流行。

  在日本近世寫生花鳥畫的發展過程中,中國清代畫家沈南蘋(1731—1733年在日)及其弟子宋紫巖(1758年到長崎)產生了重要影響。沈南蘋應日本皇室邀請而去日本,畫名很高。田能村竹田《山中人饒舌》(1835)下卷記:“時史花卉翎毛多從沒骨法,蓋沈南蘋后始盛。南蘋,名銓、字衡齋,吳興人,享保中,應征到長崎鎮,進畫數幅,賞賚甚夥。銓畫勾染工整,賦色濃艷。時升平日久,人漸厭雪舟、狩野二派,故一時悉稱南蘋,翕然爭趨矣。銓傳法崎人熊斐,斐傳諸江戶人宋紫石,紫石子紫山世其業矣?!?/p>

  日本“八景”的來源則與中國的心越禪師有關。傳說1694年心越來到金澤,從能見堂眺望,贊嘆風景美如故鄉的瀟湘八景。于是便將此處風景取名為“金澤八景”,車站也命名為“金澤八景站”。后來歌川廣重將它搬到了畫紙上,即《金澤八景》。

  心越是明代高僧,他東渡扶桑,傳播書畫篆刻藝術,興琴道,弘揚佛法,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瀟湘八景特別受日本禪僧的喜愛,究其原因,那是一種文化人的風雅,是一種對四季人生感悟,亦或是對隱居生活的理想追求。

  * * *

  當代日本美術史研究者辻惟雄說:

  我不贊成日本美術敘述中的國粹主義的觀點。歐內斯特·芬諾洛薩說過:“所有國家和民族的美術都不可能是孤立的現象?!保ㄞy惟雄《圖說日本美術史》,蔡敦達、鄔利明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6)

  然而,日本美術鮮明的風格及其內涵又讓人無法將其歸類于中國的任何一種形式之中?!霸谕鈦砻佬g的影響下千變萬化卻又永守不變的本質,這正是日本美術的常態?!保ㄞy惟雄語)

 ?。ㄗ髡邽樯虾I缈圃何膶W所副研究員)■

責編:小云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