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滿山

云南有座山叫哀牢山。雄渾巍峨的哀牢大山自西北而來,迤邐數千里,經南華、楚雄進入雙柏。在雙柏縣境內的哀牢山中,有一座白竹山。白竹山過去名不見經傳,現在卻特別有名,它的名來自遠近聞名的白竹山生態茶。而說起白竹山名茶,人們都會不約而同地說起曹榮金。

曹榮金出生于1947年,白竹山下土生土長。1966年1月,18歲的曹榮金懷揣著崇高理想參軍入伍,在部隊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1970年1月,曹榮金退伍,分配到雙柏縣供銷社,從事采購工作。

家鄉白竹山神奇美麗,卻又一貧如洗?!坝信薨字裆?,頭頂霧露腳踩霜,苦蕎粑粑洋芋湯……”這是曹榮金從小就熟悉的一首民謠,唱出了一代代白竹山人心中的痛。多年來,曹榮金一直為家鄉的貧困而痛心,為自己不能助力家鄉改變面貌而焦急。改革開放的好形勢讓曹榮金坐不住了,他想念家鄉,想念白竹山里的鄉親,他要回去開發家鄉的白竹山茶。

曹榮金在雙柏縣采購站和外貿站工作時與茶葉打過交道,每當看到外地調進的一批批茶葉,就會想起白竹山那片夢中的茶園。

1978年6月,31歲的曹榮金如愿以償調回家工作,從別人看來十分眼熱的工作崗位調到雙柏縣法脿鎮供銷社,擔任黨支部書記、主任。

曹榮金一上任就提出發展茶葉產業的構想,這如同在一塘平靜的水里扔進大石塊,立即引起一片不小的波紋!早在明末清初,當地人就在白竹山種植野生茶、大黑茶等茶種,并手工加工制作茶葉。新中國成立后,白竹山上又幾度辦起茶場,但由于技術不過關,加上管理不當等原因,最后都以失敗告終?,F在供銷社又要發展茶葉,許多職工想不通,認為老曹是“頭腦發熱”、自討苦吃,勸他算了;家人也為他擔心,讓他端好自己的“鐵飯碗”,不必去冒險。

也難怪群眾想不通、職工意見大——當時那是個什么樣的茶場???整個茶園只有62畝病弱的茶樹,更欠下一大筆債務,承包者整天望著茶園嘆氣。有的職工當面質問曹榮金:“你是回來當供銷社主任的,不是農場場長,莫把我們帶進火坑!” 

曹榮金說:“我是供銷社主任,更是一名共產黨員。黨員就要帶領大家謀發展,讓群眾過上好日子,而不是等待觀望?,F在改革開放的步伐越來越快,如果我們不奮力追趕,就只能等著被擠垮、被淘汰,到時候日子難過的還是我們大家?!?nbsp;

為了取得支持,曹榮金不厭其煩地找職工談心,找領導“磨嘴皮”。他耐心地解釋自己的想法:“白竹山是一塊茶葉生長的天然寶地,我們有這樣好的茶葉生產條件,自己喝的茶葉還要全部外調,這說得過去嗎?這對得起白竹山的父老鄉親嗎?當然,辦茶場要擔風險,要肯吃苦,但我有心理準備。咬咬牙挺住了,就一定會成功!” 

曹榮金的執著感動了大家。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員到白竹山實地考察,批準了報告,撥給法脿鎮供銷社1萬元經費作啟動資金。用這筆錢,曹榮金買下了瀕臨倒閉的白竹山茶場,信心滿滿地打響了創建白竹山優質茶葉生產基地的攻堅戰。

要讓幾近廢棄的茶園重現生機,談何容易!曹榮金既當指揮員又當戰斗員,每天起早貪黑,一身汗、一身泥地苦戰。人們總能看到他高挽著褲腿,精神抖擻地出現在最難干、最艱苦、最危險的地方。手腳被樹枝、茅草劃破了,傷口滲進了泥漿,疼得鉆心,他還是一聲不吭地忍著……

榜樣的力量是巨大的。曹榮金帶頭苦干實干,感動了法脿鎮供銷社所有干部職工。曹榮金帶領大伙,用下班后的時間,用周末和節假日,背著食物、扛著工具上山,直干到天黑以后才摸黑下山,對老茶園進行徹底改造,建成了面積超過1700畝的優質茶園。昔日雜草叢生、荊棘滿地的茶園脫胎換骨,變成了一片青翠喜人的新茶園。

僅這最初的工作,曹榮金帶著大伙整整干了6年。

茶園建好了,辦工廠離不開高壓電。在供電所的協助下,曹榮金帶領職工架線桿。起早貪黑地苦干,他們僅用3天時間就完成了4公里高壓輸電線的架設,不但解決了茶廠的生產、生活用電問題,還讓祖祖輩輩照明用火把、吃米用石臼、磨面用石磨的群眾點上了傳說中的“夜明珠”,用上了碾米磨面的電磨。

多年做茶葉采購,曹榮金到過各地不少茶葉產地,也研究過茶葉生產相關知識。白竹山海拔高,云霧多,日照足,雨量充沛,對茶樹生長十分有利。加之遠離公路、村莊和農田地,四面半山中又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水庫調節水量,為優質茶葉生長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為了生產出真正的生態茶葉,曹榮金要求白竹山茶任何時候都不能使用化肥農藥。曹榮金帶著職工在茶園間隔溝種上各樣樹種和花草,同時又投資8萬元在茶園外建粉絲加工廠和養豬場,解決了茶園農家肥之需。他說:“要想讓茶葉比別人的好,關鍵在‘生態’兩個字?!?nbsp;

1990年,白竹山茶廠加工生產的第一批春茶問世了!

造型雅致、條索緊結、湯色明亮、芳香濃郁、甘爽醇潤……新茶一上市,好評如潮,白竹山茶成了緊俏貨。

也就在這一年,白竹山茶廠被楚雄州供銷社評為先進集體。

茶葉上市了,而且獲得了小小的成功,曹榮金又提出了新目標:創名牌,尋市場,增效益,求發展。曹榮金親自設計了“白竹山云霧龍爪茶”商標及袋裝圖案,開始一步步向精品和名牌邁進。

白竹山人祖祖輩輩都有種植茶葉和烤茶喝茶的習俗,民間還流傳著一些特殊的制茶技術和配方。曹榮金不斷鉆研民間制茶技術,還幾次帶人到鳳慶、普洱、勐海、大渡崗等地的茶廠考察,選送人員到茶葉學校學習。在遍訪民間茶藝、吸收眾人之長的基礎上,他帶著技術人員攻關研制茶葉,努力提升茶葉品質。

功夫不負有心人。1994年,白竹山茶廠生產加工的“白竹山云霧龍爪茶”參加楚雄州茶葉質量鑒評,品質優良,被評定為楚雄州名優茶。

1995年5月1日,對曹榮金來說是極不尋常的一天。這一天,白竹山茶葉總廠和集團總公司掛牌成立,曹榮金被推選為廠長和公司總經理。白竹山茶葉聲譽越來越好,供不應求。這一年,白竹山茶廠共生產加工優質茶葉9噸,產值比上一年增加了10萬元。

1996年金秋十月,白竹山上最后一批香氣襲人的谷花茶剛采摘完不久,楚雄州第四屆茶葉鑒評會如期舉行。白竹山茶廠的兩款新創產品在一片贊譽聲中雙雙被評為楚雄州名茶。

鑒評會結束當晚,曹榮金就趕回到100多公里外的白竹山。他還要去追尋那個綠色的夢,讓明天的白竹山更美麗,更富有……

曹榮金成功了,他最大的成功是贏得了群眾的信任和擁戴!他帶領供銷社職工苦干實干,走出了一條新路。他因此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省、州勞動模范等諸多榮譽,并被評為州、縣優秀共產黨員。

在曹榮金的影響下,當地黨委、政府充分利用白竹山優質條件,帶領群眾大力開發茶園,全鎮的茶園面積迅速擴大到7000多畝。幾年后,曹榮金到了退休年齡。退休以后,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還一直牽掛著白竹山茶園和當地群眾,繼續幫助群眾發展茶葉產業。

2018年6月24日,71歲的曹榮金永遠告別了他執著半生的事業,長眠在白竹山下。

曹榮金永遠地離開了他深愛的白竹山茶園,但他帶領群眾精心打造的白竹山茶早已名聲在外。

“老曹是這樣干的!”“像老曹那樣!”這是供銷社干部職工和廣大茶農的口頭禪。多年來,曹榮金的精神一直鼓舞著當地干部群眾,甚至影響著全縣茶葉的發展。2020年,全縣茶葉種植面積15139畝,實現產值4150.1萬元,茶農人均單項收入6800多元。茶葉種植面積增加了,白竹山云霧茶更是榮獲第十四屆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金獎。

茶葉產業發展起來了,受益的是廣大群眾。

下者窩村的董學銀原來是縣刨花板廠職工,企業發展不景氣,他賦閑在家。在曹榮金的帶動下,董學銀開始種植茶葉,不但自己致富了,更帶動更多父老鄉親致富。今年39歲的周繼俊跟隨父親學習種茶、制茶技藝,他創辦的茶廠已經開了15年。他父親是過去與老曹并肩作戰的老伙計,他把自己30年的技術經驗傳授給兒子的同時,也把老曹的精神品格傳授給他。目前,周繼俊的茶園種植面積240多畝,每年為當地農民增加不少收入。

茶葉成了當地群眾的重要生計來源。當地群眾平時管護茶地,春季和稻谷飄香的季節采春茶和谷花茶,一年四季不出遠門就有活干。在家門口打工,村村寨寨致了富,加上近兩年茶園主題生態旅游項目發展正俏,白竹山的老百姓日子越過越紅火。

蘇軾冰  文/圖

責編 劉榕杉

審核 李元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